云寒丹霄

忘羡,策瑜。重度CP洁癖。
爱吃糖、车、粮。挑食。

【忘羡】归山(5)最终章

仙人汪叽×半妖羡羡

大纲弄丢了啊啊啊啊啊啊,只能勉强圆回来完结了QWQ

 

听到魏无羡这句话,蓝忘机本以为这是他记起了什么往事,终于纠正了自己对“凡人蓝湛”的错误认识,然而事实上,魏无羡只是犯馋了而已。

往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们一直在继续追查,但不知是不是犯事者觉察了有人关注此事,竟然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再没有村民无故走失的情况出现。瘦道士的一举一动虽然看着总有些诡异,但似乎并非为恶之人,毕竟他长时间在为自己的名声做宣传,哪有什么时间去为恶?

山上有走尸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慕溪山周围的村落小镇之中,那瘦道士与他的小徒弟一唱一和把山民们哄得对他拜服不已,实际上他不过是斩杀了一部分游走在外围的走尸罢了。

山中腐朽的死气极重,但那些死气没有固定的源头,似乎只是浮于山体表面,蓝忘机借助地利,也不过是大概了解到了邪祟的根源位置。可是他也有些疑惑,除了魏无羡身上的那种半妖气息,山中似乎还存在不止一股邪气。

妖修与一般修士的不同就在于,对于走尸这种近似于“同类”的邪祟,感知起来要更加清晰,因此他能知道“同类”大致的数量。

魏无羡也注意到了非常奇怪的一点,那就是:走尸数量最初增长得较快,是由于有山民为了寻人而入了深山,以及部分靠山维生的人必须入山。而后来,走尸的总数量却变得越来越少,而且这个减少的速度还意外的快。

至于那个瘦道士,看起来是个浑水摸鱼的家伙,但他必然对慕溪山的变故有所了解,不然凭借他的修为,不至于完全不肯踏入深山将那点走尸杀尽。可惜此人说话一直小心谨慎,不曾透露分毫有用的情报。

无论调查有无进展,蓝忘机从始至终都是古井无波的模样,每日卯时起、亥时息,按时带着魏无羡出去用餐,然后就是不知疲倦地捧着几卷诘屈聱牙书卷看个不停。

觉察到事情可能不那么简单之后,魏无羡就常常装傻充愣地以自行出门吃宵夜为借口,独自探查起来了。

平时读书练字,还有闲情逸致就弹琴“养花”,这也许就是凡人中最风雅的那种“文人”了吧,魏无羡倚着门板,看着蓝忘机仅有的“娱乐”活动——弹琴。

“蓝湛,张嘴。”

按住琴弦,蓝忘机疑惑地抬头,一粒莲子砸在了唇角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魏无羡看着那粒莲子弹到了琴弦上,在漆黑的琴身上尤为明显,仿佛一个特殊的污渍,忍不住就笑出了声。

“胡闹。”蓝忘机轻描淡写地吐出这两个字,然后两指一拨,将那粒莲子弄到了手心,轻拢了五指。

“蓝湛,看我!”魏无羡高声呼喊,在蓝忘机目光重新移回他身上的瞬间,身后长出了几株青莲,倚靠着门边,一点一点地立起来,然后随着魏无羡一步步靠近,舒展了花苞,在蓝忘机眼前盛放。

“你可别说我小气,”魏无羡采下花中生长出来的莲蓬,放到了蓝忘机手中,“今天你想吃多少有多少。”

蓝忘机摇了摇头,手里握着莲蓬,一对眸子却是盯着魏无羡的,“有一个就够了。”

“啊……胃口这么小,你可别像话本里那些文弱书生一样,早早疾病缠身了……”魏无羡翘着脚坐到蓝忘机身侧,随手拨了拨琴弦。

“不会。”蓝忘机转头看着他,灯火映照之下,眉目难得的柔和,“你不是莲妖?要吃莲蓬,你给。”

“……你说的对。”魏无羡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几分,很快又开始下沉,他站到一旁,解下了腰间的竹笛,“我给你吹首曲子听吧,也是……蓝湛教我的。”

蓝忘机没有应声,只是轻抚琴弦,在笛音响起之后,轻松地跟上了他的调子。

笛音婉转缠绵,琴声泠泠流泻,魏无羡望着窗外的一轮圆月,暗自想着,这也算是花前月下了。

“蓝湛,马上又要到新年啦……你们凡人不总是要回家庆祝的吗?快回去吧……”一曲奏完,竹笛从唇边撤走,魏无羡忽然又变出了一只莲蓬捧在手心,含笑道:“明年再来这里吧,明年这个时候,我还请你吃莲蓬。如果可以的话,不管你轮回到哪一世,我都给你当打手吧……”

山洪将泻,冬雷震震,山外瘴气孳生,山内走尸横行。近日天有异象,必是妖邪将出,这慕溪山百余年未有山神执掌,早在嗅到那朽烂的邪气之时,他就知道将有大祸临头了。哪怕那位山神恩公着实已消隐无踪百余年,当年庇护之恩,魏无羡不能不报,慕溪山一带的祸患,且让他这个半妖试一试手吧。

蓝忘机兀自奏完了他未曾谱完的最后半段曲,才低声应道:“好。”

室内空空荡荡,无人回话,魏无羡已没了踪影。

 

瘦道士究竟想干什么呢?他不过一个准仙境之人,自然不能真正成为镇守一地的仙人,但若是慕溪山真的没有仙长,只要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获得了山民的支持,还是很有希望受到各大世家仙宗的重视提拔的。他想做的,是放出屠戮玄武,然后在危难之中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舍己为人的强大修仙者。他对屠戮玄武的认知也不过是从古旧的书卷上得来,以为屠戮玄武有仙人封印在身,实力必然大减。

数百年来无数大能丧生于与屠戮玄武的争斗中,其中一人的灵剑不知何故,竟在经年累月增加的修士尸骸之中,化成了一柄魔剑。本来与屠戮玄武封印在一处,被凶兽震慑不曾作乱,可百年前屠戮玄武被放出了一次,再度封印的地方发生了改变。

有人入山之后意外坠落,尸体落在那柄魔剑附近,在那特殊的地段被怨气浸染,化为凶尸,而后失踪之人,多是被那凶尸所伤,死后也化成了走尸,走尸们的怨气反过来又增强了魔剑的威势。

那瘦道士打着帮山民寻人的借口深入山中,对那剑起了歪心思。他只当那是一件法器,邪气可与屠戮玄武相抗,便意图以那剑为武器,日后斩杀屠戮玄武。他设法掩藏了异状,延缓了山中走尸消息的传出,让更多无辜之人做了那剑的祭品。

而那屠戮玄武身上的封印毕竟是仙人施加,光凭他的修为并不能直接对那封印动手脚,而且他本身也只想解开一半封印,好让自己能稳妥地用魔剑击杀这只凶兽。于是最好的办法,莫过于协助那只王八恢复精神,让屠戮玄武自行突破封印。而那些走尸,就是喂给屠戮玄武的最好食粮。

凶兽魔剑异动同出,两股邪气大盛,蓝忘机一时没能正确判断祸事根源何处,不过群仙战力第一人含光君绝非浪得虚名。山洪倾泻之前,他已经背上忘机、手持避尘找到了屠戮玄武所在。

 

大难当前,魏无羡也不顾忌自己妖类身份暴露,竭尽全力救助着身陷险境的凡人。他赤着上身在大水中游动,莲花从他游过的地方生长而出,一株株硕大的莲花从洪水中将山民托起,青翠的藤蔓缠缚住倾斜的巨树,一粒粒泛光的莲子击开了四散落下的碎岩。

化为半妖之后,妖力无法储存于人类的肉身,而灵力又并非他所擅长使用的力量,他常年累月闭关积攒于元神之中的妖力飞速损耗,仅仅救下两三个村落的凡人,就已经让他心力交瘁。

瘦道士握着魔剑,狂乱的怨气冲得他神志不清,经脉之中灵力完全压制不住怨气的侵蚀,屠戮玄武从封印之中探出头来,一口就将他吞入了腹中。

天边闪过一道刺目的蓝光,仿佛是一道巨大的闪电,在雷声滚滚的漆黑天空中,这样的光亮实在多到难以辨认。

魏无羡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熟悉的琴响,他漂在水上耷拉着眼皮,觉得自己整个妖生和半妖生都没有这么疲倦的时候。

等到天边黑压压的乌云都散尽了,才刚刚发出了半声狂啸的屠戮玄武轰然倒地,四肢齐整地被斩断,紫红的血液却怎么也流不出它周身半尺处,银色的咒文在那厚重的龟甲上闪烁。

魏无羡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檀香味,他还没从突然的变故中恢复过来,懵懵懂懂地问道:“蓝、蓝湛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水患已平。”蓝忘机周身都好像发着光,架起他的胳膊,略一使力就把人抱在了怀里,一脚踏上了吞吐着冰蓝色剑气的灵剑。

魏无羡放松了四肢,合上眼靠着蓝忘机的肩窝,低声叹息道:“蓝湛,你别走了,日后你若是死了,我就去找你的转世可好?我还给你当打手……”

“不好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我为执掌慕溪山的仙人,你应随我归山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魏无羡明白了,自己这个打手真的没自己想的那么值钱,“那归山之前,我可以再吃一盘酸菜鱼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蓝湛,原来你这么厉害,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半妖……”

“不会,我教你用灵力。”

“你不需要我这个打手吧,何必带我回去?”

“随我归山,种花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感谢瓜瓜@壹牙瓜 的莲花羡羡!

评论(15)

热度(4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