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寒丹霄

忘羡,策瑜。重度CP洁癖。
爱吃糖、车、粮。挑食。

【忘羡】归山(4)

仙人汪叽×半妖羡羡

 

已经到亥时了,本该合眼睡觉的蓝忘机现在却还端坐在床榻上,冷冽的目光直直盯着卧房床边的——浴桶。

浴桶里漂着一只半妖,两只手臂搭在桶沿,正啰啰嗦嗦地冲蓝忘机回味今日享用到的美食以及明日的进餐计划。

虽然这只半妖长得一表人才,说起话来活力满满,而且神采飞扬的模样也的确让蓝忘机移不开眼,但是此情此景之下,蓝忘机只是冷淡地表示:“出去。”

“蓝湛,今天的小炒肉,肉真的特别嫩啊!……啊?为什么?”

“……你的卧室在对面。”

“欸?别这么绝情嘛,我又不是要跟你抢床板!”魏无羡单手支腮,慵懒地笑了笑,“我要是在后院水池里一直泡着,也没法很好的给你看家护院,履行打手的职责啊……”

蓝忘机眼神黯淡了一瞬,状似无意地问道:“你不是有妖力?”

“没办法,我现在是半妖啊,妖力有限,灵力我又不是特别会用。”魏无羡另一条胳臂垂在桶外,五指有节奏地敲击在桶面上,“反正你就当房里种了盆花嘛,我一个人待后院也挺无聊的……当然如果你肯把床板分我一半我也是不介意跟你一起睡的!”

“无聊。”蓝忘机撂下这么一句话给他,干脆连外衣也不脱,直接躺下了。

“蓝湛,你睡啦?要不要我唱歌给你听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蓝湛?别不吭声嘛,你这呼吸的样子明显就是还醒着!”

“……”

“蓝湛!我明天还想去那家店子里吃饭!”

“……”

“蓝湛!蓝湛!蓝湛!那个有人失踪的事情啊……”

“……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蓝忘机给他闹得没法睡觉,只好又转头睁眼看着他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魏无羡满意地清了清嗓子,偏着头一挥手,“蓝湛,晚安!”然后他就变成了一株莲花,洁白的花瓣上托着星星点点的水珠,在窗外透进的月华下闪动着晶莹的光彩。

蓝忘机无声地叹了口气,慢慢合上了眼。

 

百年前岐山温氏忽然对姑苏蓝氏发难,火烧云深不知处,蓝忘机因为执意反抗被打断了一条腿,流亡途中灵力枯竭,无奈避入慕溪山,被才修成妖丹化形不久的魏无羡当成误入山中的凡人救助。

当时温氏十数个准仙境修士搜山,魏无羡将他藏匿在那个小水池里,用妖力为他掩盖气息。彼时年轻气盛,最是受不得话语挑拨,那些修士叫骂嘲讽蓝氏狼狈惨状,让他几度想要冲出去一战。

那时魏无羡为诓骗驱走那些修士,也被掐着妖修的出身讥笑了好一阵,魏无羡始终态度平和,没有因他们的恶语而暴起伤人。当时魏无羡只告诉他“毁誉由人”,旁人评论他从来不放在眼里。

再后来温氏寻不到人,竟解开了屠戮玄武的一半封印,放出了那只凶兽。魏无羡提及要去报仇,蓝忘机才想起他是当年自己救下来饲养了一阵的那只莲妖。于是暗中与他联手,再次封住了那祸事的凶兽。

对于这样遥远的往事,魏无羡却只记得是蓝忘机把奋战力竭的他捡回去救活了。蓝忘机收到家族传信,收整行装离开之前,魏无羡妖力尚未恢复,以为这个“凡人”是要“回家过年”了,只好许诺下次相见,必然要请他吃莲子。

然而一别之后,魏无羡忙于闭关恢复伤势,进阶渡劫时妖气暴涨,被附近温氏修士当作珍稀妖兽抓捕围杀。幸而雷劫降下时,正遇上附近一个意外身故的青年人,于是他就此化成了个半妖,修为倒是逐步突破了仙境,若是有门路,本也可以做个一方仙长。

蓝忘机在百年之间也修成了仙道,但魏无羡近百年常常闭关,他每每飞度慕溪山,总寻不到莲妖的气息,便也不曾入山来寻人。

动乱平息之后,以他在姑苏蓝氏的地位,本应有更好的职位,但他却自请领了长年无人理会的慕溪山的仙位,这里封印着不稳定的凶兽,而且百余年仙位空缺,就是个没什么好处的烫手山芋。在旁人眼里,含光君这就是把自己“发配”到穷山恶水去受难了。

也只有蓝忘机自己知道,就职慕溪山,不过是因为忽然觉察到了熟悉的妖力再度出现在慕溪山罢了。

 

关于如何查探妇孺走失一事,魏无羡坚持要去有人失踪的各户人家去问询一番,蓝忘机则想要去探探那个瘦道士的底。

对于魏无羡的提议,蓝忘机并不是非常理解,“你不是想要揭穿他?”

“他扬言要代行山神之责,多半要再说些花言巧语去糊弄那些凡人,真这么耽误下去,事情哪会有进展。”魏无羡一脸过来人的表情,拍了拍蓝忘机的肩头,“哎呀,果然像我这么厉害的打手,不可多得啊,你要好好珍惜!”

如果昨晚半夜这只半妖没有因为突然妖力不足,从莲花变回人形,最后还是挤到床上来睡的话,蓝忘机兴许会为这话略微生出一点点赞许的意思。

从正午一直走到日暮,才走遍了那几户人家,不仅是传言中的三户人家,附近这些村落中,还有不少无依无靠的村民失去了踪迹,现在失踪者应当有二十余人。

他们得到的相关信息并不算多,毕竟那些丢了妻儿的农户白日忙于耕作,今年的气候又难得比往年要好,一天到晚的人们都在地里忙活,妻子在家织布带孩子,若是孩子要出去玩耍,庄稼汉们回到家没见人也不会觉得多奇怪。唯一有用的信息,大抵就是,失踪者近期都去过山里。

而在走到山脚下时,魏无羡敏锐地嗅出了一丝邪气,并告诉蓝忘机,山中可能有新添的住户……或者说,活尸。

从这些凡人身上得到的消息,还不及蓝忘机利用仙位之便从山间生灵那里获知的多。那个瘦道士图谋仙位,虽然是个贪婪之人,实力上却的确离仙人仅有一步之遥,若是真的包藏祸心,之后会出多大的乱子的确难料。

告辞了最后一户人家,意外发现昨日嚷嚷着要拜瘦道士为师的那个孩子在山道上跑动,魏无羡托着下巴一声不吭,蹙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。

蓝忘机推测他是为山中可能出现的乱子而不快,便温言安抚道:“目前应当未有大祸酿成,处理此事不必急于一时,若要抓人把柄,还需耐心查探。”

“嗯……啊?你说什么?”魏无羡茫然地望着蓝忘机,呆滞了片刻之后,面色沉郁地说道:“蓝湛啊,我刚才一直在想……都这么晚了,咱们今天是不是没吃饭?”

 

评论(13)

热度(2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