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寒丹霄

忘羡,策瑜。重度CP洁癖。
爱吃糖、车、粮。挑食。

【忘羡】归山(3)

仙人汪叽×半妖羡羡

 

其实蓝忘机不太明白,一只莲妖,即使是半妖,为什么会这么能吃辣,而且,还特别爱吃肉。

看着魏无羡一口接一口地扫荡着摆满了一整桌的菜盘,只余几盘素净的青菜没动过。蓝忘机默默叫来店小二又加点了几道荤菜,自己夹起那些素菜开始小口细嚼。

“你们听说了吗?邻近村落里好几户人家都有人老婆孩子走失!昨日已经是第三家了!”

“指不定是老婆孩子自己跑了,挽回不得就说是走失了!”

“这有什么好稀奇的,慕溪山上那伙山贼猖狂得很!什么人不敢掳啊!”

“不是啊!你们别往外说啊……我有个亲戚迫于生计落了草,听说黑风寨最近,有人遇上了山神!说得那叫一个玄乎!”

蓝忘机正夹了一筷子大白菜要塞到魏无羡碗里,听到“山神”一词,略微顿了一下,偏头去看谈话的那桌人。魏无羡就趁着他愣住的瞬间,把那大白菜就着他的筷子嚼了,然后从自己碗里扒拉出一块红油直滴的肉片直接塞进了蓝忘机嘴里。

蓝氏家规要求细嚼慢咽,但是蓝忘机吃不得辣,于是他一点一点的用牙碾碎肉片,嘴唇、耳朵和脖颈就一点一点的变红,魏无羡见他“细细品味着”自己喂过去的肉片,开心得笑眯了眼,一边给他塞去更多的辣菜,一边口齿不清地推荐:“蓝湛,这个好吃!这个特别好吃!这个很够味!我最喜欢这个!你尝尝……”

蓝忘机轻轻抽了抽鼻子,他眼眶都有点泛红了,横起筷子架住魏无羡持续不断伸来的荤菜,哑着嗓子低沉地拒绝道:“够了,你吃。”

“好嘞!”魏无羡也是干脆,又从蓝忘机碗里把他没吃完的菜都夹回了自己嘴里,随口又问了邻桌人一句:“既然有山神大仙在,那些人怎么没想着去求山神帮忙找人呢?”

邻桌山羊胡的铁匠嗤笑道:“哪里来的小娃娃,还信什么山神,大爷我在山间采了几十年的矿,从来没听说有什么山神在我们慕溪山一带!”

那个亲戚在黑风寨的精瘦小个子也附和道:“老道我修道多年,也没听说慕溪山有仙长来就职!”

“那是你们见识短!”魏无羡挑眉一笑,一脚踏上了长凳,侧身半倚着蓝忘机面朝向邻桌的一伙人,“我小时候遇上山崩,就是山神大人出手救我的,他还给我挖了……造了个住所!”

“山神大人”蓝忘机回想起自己用避尘挖坑的过往,皱着眉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
须发花白的老者叹息道:“老夫我活了大半辈子,就没听说过什么慕溪山一带有什么山崩,孩子你是白日梦做糊涂了吧!”

魏无羡一下从蓝忘机肩头离开,绷直了背部,辩驳道:“是真的!我亲眼所见,有山岩落下,遇到一个光罩,然后就没了!”

瘦道士捻着零丁稀疏的几根胡须摇头道:“那就是最普通的护身法术,连老道我都是二十多岁就能用了!”

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规劝道:“年轻人要多读圣贤之书,不要总看那些山精鬼怪的歪书!又不是道观门生,也不出身仙门世家,成天幻想这些有的没的,虚度光阴啊……”

“我虚度光阴?”魏无羡冷笑一声,诘问道:“身为山民而不敬山神,你这读书人又是把书读到哪里去了?!”

“定!”瘦道士忽然一声断喝,抛出一张黄符纸来,那符纸仿佛受了什么指引,一下子就贴上了魏无羡脑门。

在场众人都是一愣。

“这位小伙子是着了魔了,别走了邪魔歪道,到时候让老道我遇上了,可不是一张定身符这么简单了!”瘦道士下巴上只有乱糟糟的胡茬,每次抬手捻动,总有几根要脱落下来,不一会就只剩了寥寥几根,此时装模作样,不像是摩挲下巴,倒像是在挠痒。

魏无羡又好气又好笑,这道士的确有些功夫,但未达仙境的修士,根本无法跟他这种水准的妖修相提并论,当下就想伸手去揭那张符,却被蓝忘机制止了,“还请前辈手下留情,我回去自会说教他。”

那老道也觉得这张符用得不是很得力,还在思索是不是哪里出了岔子,听得蓝忘机求情,也就故作大度地收了符,又是一通吹嘘:“这慕溪山没有仙长眷顾,也没有什么实力到我这个地步的修士驻扎,你们若有难处,尽管来找我便是!”

旁人见了他放符的那一手,纷纷对他信服得很,人群中还有人认得他,当下激动地喊出声:“这位老先生是准仙境的修士!虽然不是名门正派走出来的,但是实力不容小觑啊!”

瘦道士的笑容在听到“不是名门正派”的时候僵硬了片刻,他轻咳了一声,一个童子立刻高声喊道:“这年头名门正派就爱名利,只有散修才会眷顾凡人!老先生不如代行山神一职!顺便收了小子做徒弟?”

“好好好!老道一心为苍生福祉,虚名不想多求,既然诸位盛情,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……”

“你这……唔!”魏无羡满腔火气正要骂出声来,就被蓝忘机捂着嘴拖出了酒楼,一路忿忿地落在蓝忘机身后,竟不像先前那样黏紧了蓝忘机,他低声骂道:“无耻之徒!”蓝忘机道:“何必多惹麻烦?”

“他贬低恩公,只为抬高自己!无耻之尤!”魏无羡回头向着酒楼的方向怒喝一声,然后还颇为不平地瞪了蓝忘机一眼。

“他说的也不是全错。”蓝忘机语带笑意,却是想到那道士所言“护身法术”的确不过是他年幼时能设下的最佳咒符。

魏无羡面色一沉,停下了脚步,目光锐利地瞪视着蓝忘机,字字铿锵地质问:“一个贪名逐利,欺世盗名之徒,竟然冒犯仙人,难道还不算错?”

蓝忘机没有回头,只是轻声答道:“若无仙人,散修利民,也是好事。”

“蓝忘机,是我看错了吗?你跟你的先祖不大一样。”魏无羡这话说得带了几分试探,也隐含了许多惆怅的情绪。

“你不是说,毁誉由人?”蓝忘机始终记得自己最落魄的过往,魏无羡曾经同他说过的话,也是记得一清二楚。

“若是说我,尚可忍上一忍,言及恩公,必然不可罢休。”

“好。”蓝忘机转过身来,冲魏无羡伸出手,温声道:“天色不早,明天去查查失踪之人的事情,兴许能揭穿他。”

“好!”从上扬的语调来判断,魏无羡应当是恢复了精神,他趁着蓝忘机还没把手收回去,一把抓住了。

“回去吧。”蓝忘机挣了两下没抽出手来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也没指责什么。

“嗯嗯嗯,快点回去大池子里泡澡!修炼!”魏无羡又凑过来扒在了蓝忘机身侧,看来是真的恢复了精神。

“你既心系山神,为何不回山上去?”

“恩公仙人之地,不敢轻易涉足。”

蓝忘机觉得,魏无羡的“不敢涉足”,也许多多少少,是包含了对自己当初挖的“小水池”的嫌弃,仰头看看半空的上弦月,觉得还是自己现在弄出来的大水池更好。

 

评论(13)

热度(339)